老婆出差后,晚上岳母说身体不舒服,让我进房帮帮她...

第1章

宋明送老婆去机场,回家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屋里只有岳母的房间还亮着灯,换鞋子的时候,他猛然听到岳母房间里传出来了一些古怪的声音。不像是孩子在嬉闹。

“嗯……好舒服呀,宋明,阿姨的好女婿……”

听到屋里岳母的呻吟和呓语,宋明举起的手赶紧落了下去。心里受到了巨大的震惊,岳母才四十岁,有那方面的需求很正常,可幻想对象是自己,这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犹疑了一阵,听着里面不断的娇喘,丝毫不顾及廉耻的呓语,宋明出现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不可抑制的轻轻握住门把,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进入视线的旖旎景象,让他心血澎湃了起来。岳母躺在床上,浑身一丝不挂,皮肤白的胜过冬雪。一双修长的腿高高抬起,手里紧攒着一根黄瓜,飞快的在自己隐私处进进出出,在灯光下折射出微光的透明汁液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去。

当岳母把一双长腿落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更加精彩的部分,被乌黑长发遮掩了一些的姣好面容神态迷离,一对硕大的雪白像两座高耸的雪峰一般,横亘在娇躯之上,两颗饱满水嫩的红桑果似镶嵌的红宝石,腰肢收束,小腹平坦的看不到一丝的赘肉,一丛黑森林被精心的修饰过了。

累了后,岳母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嘴里依然喘息不断、

“宋明,你都和一一结婚了,却一直叫我阿姨,我就知道你对阿姨有坏念头。到底还是让你给得逞了,嗯……”

听到岳母自言自语的对话,宋明暗叹了一声,早知道是这样的话……

不容他多想,岳母起身的动作,让他赶紧把注意力全部放回到了床上。

岳母坐起身来后,宋明才彻底看清楚了那一对硕大的雪峰,几乎没有下垂,傲然的挺立在雪白的肌肤上。岳母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有人在偷看自己,跪在床上后,把浑圆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宋明不由得擦了下鼻头,因为他看到了更加让人心血澎湃的一幕。

“你真是坏死了,一一一走,你就对阿姨这样。”岳母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自己行动。

“哎。”岳母忽然叹息了一声,手又放回到了自己的隐私处,轻轻的抚摸着:“要是真的做一次就好了。”

宋明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轻轻的关上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不能让岳母知道自己看到了这一幕。

在过道里抽了一根烟后,他才重新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结果岳母也刚好从厕所里出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露肩睡裙。

“宋明,你回来啦。”岳母微笑着问道。

宋明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来了刚才窥视到的画面,不觉有些心虚,笑着点了下头。

“一一不是十一点的飞机吗?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哦,送到那儿了,我就回来了。她和同事一块的。”宋明惊愕的发现,岳母的胸部在睡裙里面高高的耸立着,两颗红桑果异常的明显。睡裙是V字领,露出来了一片耀眼的雪白。他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视线落到了岳母的小腹处,也看不真切,但里面应该是什么都没穿。

岳母似乎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衣着不大得体,拨了下耳际的发丝,让他赶紧回屋睡觉。

宋明嗯了一声。回屋靠在床头,心绪始终难以平静。 自从岳母来家里帮忙带孩子后,他对岳母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过,但是从未敢多想。突然得知岳母把自己当成了幻想对象,心里还是有着很强烈的喜悦感。

“哎呀。”外面突然传来了岳母似娇似喘的声音。

第2章

宋明赶紧走了出去。看见岳母跌坐在了阳台上。

“阿姨,你怎么样了。”宋明赶紧上去拉扶。手臂上的皮肤细嫩光滑的像刚出炉的豆腐一般。

“脚扭了,别拉。”岳母急忙按住他手,难受的颦着一对弯月柳眉:“让我缓一下。”

宋明点点头,看见身边放着一个水桶,里面还有几件衣服。地上也掉落了一件很小的衣物。他伸手捡起来,岳母急忙啊了一声。

“怎么了?”

岳母难为情的摇头:“没事。”

宋明把衣物抓到了手里,才猛然发现是一条橘色的丁字裤:“你帮忙带孩子已经很累了,就别帮一一洗衣服了,我明天会洗的。”

“不……不是。”岳母的语气带着娇羞,宋明扭头一看,岳母的脸都红了:“是我的。”

宋明哦了一声,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来。

水桶里还有一件橘色的胸罩,大的都能把脑袋放进去,边缘镶嵌着一圈蕾丝花边。晾好以后,宋明蹲下身问道:“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岳母一脸的楚楚可怜,摇头说:“不行,脚踝很痛。”

“那我把你抱到房间里去。”宋明说着就上手。

岳母都没来得及婉拒,整个人已经被宋明搂抱了起来。只得带着一丝慌张的用手搂住了宋明的脖子。脸颊靠在他胸口深深的埋下去。

因为穿的是睡裙,宋明抱着岳母长腿的手直接抓在了浑圆结实的大腿上,一低头就能看见睡裙领口暴露出来的大片雪白和一条深深的细沟。

宋明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下面也给出了强烈的反应。

进屋把岳母放到床上的时候,他抑制不住的拿自己裤裆里的东西,在岳母的大腿上磨蹭了两下。

岳母姣好的面容,此刻红的就像是夏日的晚霞,娇羞之色无处隐蔽,干笑了两声说:“丢死人了,还让女婿把自己抱进来。”

“嗨,有什么啊。我本来就该好好照顾你啊。”宋明坐到床尾的同时,也清晰的看到了床单上那一块湿润和几处斑斑点点的水痕。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岳母的需求一看就十分的强烈。

宋明抓住岳母扭伤的小脚:“我给您按按吧。”

“不……不合适吧?”岳母难为情的抬起视线,轻轻的抽了一下腿。

“你忘了,我可是医生。”宋明一边笑着,一边轻轻的揉了起来。岳母脚也就三十五六的尺寸,小巧可爱,红里透白。其实不止是脚,岳母的周身皮肤都红里透白,就像是用一块玉石雕刻出来的般。

“还真是会按,感觉好点了。”岳母浅浅的笑着,娇羞之色褪去了不少:“你一个妇科医生,会的还挺多的。”

宋明也跟着笑:“你当年不是就是因为我的职业,反对我和一一在一起吗?”

“都过去的事情了,你怎么还提。”岳母白了他一眼:“那是我对你的工作性质不了解嘛,我自己结婚的早,一一要嫁给你的时候,也才20岁不到呢。你这不是都报复回来了吗?你们孩子都有了,你跟我说话从来都是你的,谁管自己丈母娘一直叫阿姨的。”

宋明哈哈一笑,视线跟着长腿往上滚动,到底也没能追踪到大腿根部,好好看一眼藏在里面的旖旎风景。便落回到了岳母的硕大雪峰上,真是大的馋人,一只手根本就抓不过来。之前明明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的。现在半露半藏,加上在睡裙里突起的那两颗红桑果,反倒更加的诱人了。

他一边轻轻的揉着岳母的脚踝,视线紧盯在那一对硕大的雪峰上,嘴上回道:“我可不是跟你记仇啊,第一次去见你,我不是都误以为你是一一的姐姐吗?这么年轻,我也叫不出口啊,一直管你叫阿姨,这不是习惯了吗?可在我心里跟你亲着呢。”

“油嘴滑舌的。”岳母并不买账,摸着自己的脸颊说:“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年纪很大了,可跟我那些朋友比起来,我的皮肤和身材还真是保养的最好。上次有个二十多岁的男孩,还找我要联系方式呢。”

宋明相信这话绝对是真的,自从结婚以后,同事们都一直在调侃她,说娶了个漂亮媳妇就算了,连丈母娘都还那么年轻漂亮。

“你说我看上去真的有那么年轻吗?”岳母带着不自信的疑惑眼神。

宋明急忙把视线抬高,瞧着岳母那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皮肤水嫩精致,眼眸澄澈的如同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一般,高高的鼻梁,红润的小嘴。看上去其实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

“这么跟你说吧。我反正是不大敢单独跟你出门的,因为别人总会误以为你是我老婆。”

放在以前,宋明不会说这话,但之前自己窥视到的景象,给了他莫大的鼓励。讨好的词句里,却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非分之想。

“讨厌。”岳母做了个要打他的手势,笑的格外灿烂:“有这么跟自己岳母开玩笑的吗?”

“真的。”宋明一本正经。

岳母愣了一下,眼眸中流波转动。却没有再接话。

专心的按了一阵后,岳母自己动了一下:“不疼了。”

宋明有些不舍的放开手:“那你早点休息。”

岳母点了下头,宋明转过身去后,岳母突然喊了一声。

“宋明,你等一下。”

“怎么了?”

第3章

岳母欲言又止,神色娇羞。拿眼眸看了他好几眼才怯怯的说:“就是想跟你解释一下,那个内衣,是上次店里的人给我拿错了,退不掉了,我只好拿回来穿。你可千万别以为我是那什么哦。”

宋明扑哧一笑,摊了下手臂宽解道:“阿姨,你想的也太多了吧。就算是买的那种款式也正常啊。女人不管多大年纪,都应该好好的打扮自己,更别说你年纪一点都不大了。我是绝对支持你的。”

岳母还是感到难为情,贝齿在下嘴唇上咬了一下。

宋明明白,做事情得把握好分寸,道别后去看了眼孩子,就回屋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满脑子里都是岳母那性感妖娆的身姿。好好的一个床上尤物,却得不到滋润,想想都觉得是暴殄天物。既然岳母对自己有意思,就一定要把握好机会,正好妻子一一要去学习半个月。她不能满足自己的地方,那就让她那充满了熟女韵味的性感妈妈来填补上吧。

早上被叫醒时,宋明一睁开眼就看见岳母站在床边,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高耸的硕大胸部就像是要把T恤给撑破一般,下身搭配着一条黑色的皮质短裙。修长的腿几乎完全露在了外面。脸上还画上了淡妆。

以往岳母只会出去时,才会精心打扮一番,在家里都很随意。

“你要出去啊?”宋明揉揉眼睛坐起身来。

“本来要出去的,结果他们又不去了。”岳母说:“茜茜已经送去幼儿园了,赶紧起来吃饭吧。我去换个衣服,把妆卸了。”

“别啊。”宋明故意用专注的眼神把岳母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我觉得挺好的,其实在家里也应该多打扮自己。我觉得你今天这身打扮和妆容,真的特别好看。”

“真的呀?”岳母欣喜的问,展开手说:“其实衣服还好,就是裙子有点短。”

“真的好看,刚睁开眼睛,我还以为是伊人回来了呢。”伊人是岳母的小女儿,还在念大学。

宋明这么做,主要是为了试探岳母的反应。看看她是真的对自己有想法,还是仅仅满足于私下的幻想。

岳母想了一下,点头说:“那行吧,反正家里又没有外人。其实我也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的,一一那个死丫头却不许我打扮,说我都有外孙女了,还打扮的像个小姑娘一样,别人会说闲话。”

“别听她瞎说,别人说什么是别人的事,自己开心就好。”

“也是。”岳母认同的点头。

岳母前脚出去,宋明后脚就偷乐了起来。岳母愿意把自己打扮的漂亮让自己看,这就说明她心里跟自己一样,其实有着更深的想法。

他甚至都怀疑,岳母昨晚在那个时间点自慰,和一大早起来就打扮好,都是掐着时间设计好的。

吃饭的时候,宋明几次低头去瞧岳母的大长腿,特别想看看岳母今天在短裙里穿了什么样的小内裤。便装作不经意的把筷子掉落到了地上。

蹲身下去拣时,鼻血都差点流了出来。岳母把腿分开了,皮质短裙本来就短,坐下来后还会往臀部上收缩一些。让他一眼就瞧见了里面的美妙风景。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连黑森林都遮不住,包裹住的那一团鼓鼓的,像是藏着一个大贝壳,又像是一个饺子形状。

感觉和昨晚看到的不大一样,昨晚的景象分明是一对蝴蝶翅膀,娇嫩的跟刚刚绽放的花瓣一样。作为妇科医生,他可没少看过女人的隐私处。但岳母的类型,让他一时之间有点看不透了。

岳母忽然合拢了长腿,宋明这才赶紧起身。看见她脸颊微微泛红,宋明心里有了数,岳母就是故意给自己看的。但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让岳母一时之间还是不能完全放开。

“今天你休假,一会儿是不是要出去?”岳母问道。

宋明摇摇头:“就在家里陪陪你。”

岳母莞尔一笑:“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以前可听不到你说这话。”

宋明笑了笑,没接话茬。因为他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发展点推动剧情的妙招才行,也就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可不能耽搁了。

吃过饭,岳母去洗了碗筷出来,走到沙发边挨着宋明坐下。两个人相视一笑。他刚要开口,岳母却抢了先。

“宋明,有件事我忍了一段时间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也只能找你帮忙了。”

见岳母语带娇羞,面色红润,他不由得激动了起来,难道岳母打算来直接的?

他点点头,但觉得还是不能太冒失:“你说。”

岳母拨了拨发丝,又咬了下红唇:“我最近下面有点不舒服,但是医院妇科有你这样的男医生,我不想去。正好你是医生,又是自己女婿。我想请你帮我看看。”

宋明不禁有点失望,还以为岳母是要来直接的呢,原来跟自己一样是步步为营。但即便如此,他也得按部就班的操作下去,真要发展的太猛,没准会起反作用,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摆在这儿,没准就会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只有这样一步步的走下去,才会真正的水到渠成。

他起身点点头:“这事你该早说啊。我可是这方面的医生。就在沙发上吧,有扶手方便查看。”

岳母哦了一声,明显的紧张了起来,双手不自然的抓在自己短裙上。

“阿姨,您放松不要紧张。现在我们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宋明一本正经的说,指了下岳母的短裙说:“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

“不用脱了吧,我穿的短裙呢。”岳母难为情的说,额头上都冒出来了几颗晶莹的细小汗珠。

“那……那也行。”宋明忍着,没去搓手,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吃饭的时候还迷茫了呢,现在就能一睹“芳容”了。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