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会吃到什么口味的。

这句经典的台词源自《阿甘正传》,傅华第一次看到时刚到帝京念大学。那时他才十九岁,青春年少,野心勃勃,整个世界在他眼里是绚丽多彩的,还不能体会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所以当时看过就过了,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今斗转星移,十二个寒暑过去,回过头来再想想这句话,心中便多了几分酸涩。

还在大四的下学期,一场大病突如其来击倒了傅华的母亲,往日健壮的她变得日渐嬴弱,最终到了傅华毕业的时候,她只能卧床,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傅华的父亲早年因病去世,是母亲支撑起了这个家,辛苦赚钱把他养大,供他读书。现在母亲这个样子了,傅华明白是他应该反哺的时候了,他彻底打消了继续攻读研究生的念头,收拾起行李回了家乡海川市。

即使海川市是地级城市,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京华大学的学生分配到这里工作。当时刚到海川班子副手的曲炜听说了秘书处刚分来的小秘书是京华大学的,就特别点名将他要了去做秘书。傅华本身就是京华大学的高材生,学生会干部,党员,各方面的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曲炜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因此十分赏识傅华。

一晃八年过去了,曲炜从班子副手做到了常务副手,然后又做了班子的一把手,傅华一直是他的秘书。期间曲炜也曾觉得把傅华留在身边做秘书有些屈才,动过把傅华放出去的念头,可是跟傅华交流意见的时候,却被他拒绝了。傅华明白自己目前的生活重心不在什么工作,而是治疗母亲的疾病,而留在一个赏识他的领导身边,是可以获得很多庇佑的,这比被放出去做一个小官对他有利得多。

这八年间,傅华想尽了一切办法为母亲治病,可是仍然没有能够遏制住疾病的恶化,终于母亲还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弥留之际,母亲已知大限将至,抓着傅华的手说:“华儿,我要走了,是我拖累了你呀。”

傅华看着母亲,摇了摇头:“妈,你别这么说,能做你的儿子是我这辈子的幸运。”

母亲的另一只手不舍地伸手抚摸着傅华的脸颊:“孩子,我去了你可以好好找一个老婆了。”

傅华苦笑了一下,虽然他长得一表人才,又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很多人提起他来都啧啧称赞。可是真要一个女人去面对结婚后马上就要伺候一个卧床病人的状况时,很多尤其是条件出众的就自然而然的打了退堂鼓。傅华又自视甚高,不肯屈就一些条件相对差的,所以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却仍孑然一身。海川市不同于一些大城市,适婚的年龄在二十五、六岁,过了三十,即使是男人也算大龄青年了。

“妈妈,你不要担心这个,好好将养你的身子,我会给你找一个好媳妇的。”傅华的声音已经带出了哭音。

母亲摇了摇头:“孩子,我怕是看不到了。我走也是一种解脱,记住,我走了以后你不要哭,日后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哭,要笑,像我一样笑。”

母亲摸了一下头发,感觉到头发有点乱了,就笑着对傅华说:“华儿,帮我再梳一次头吧?”

傅华含泪点了点头,拿起梳子给母亲梳起了头,母亲原本还有些花白的头发在他的梳理下变成了像雪一样的纯白,久病发青的脸此刻也变成了像玉一样的莹白,抬头纹展开了,她慈祥地笑着离开了。

傅华呆坐着看着母亲的笑容慢慢黯淡下去,终于明白这世上那个最疼他、最爱他的人已经永远的去了,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母亲下葬以后,傅华怅然若失,以前照顾母亲是他生活的重心,现在这重心没掉了,他的心一下子空了一大片。房屋中似乎还回响着母亲爽朗的笑声,母亲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可这以前伸手可及的景象却是那么虚幻,虚幻的就像肥皂泡一样一碰就会破灭。空间中少了最熟悉的人,一切仿佛都变得陌生和压抑起来。

当初,傅华之所以选择从政,是因为这份职业有着一份稳定的收入,可以支撑他和母亲两个人的生活。现在这唯一的缘由不在了,傅华觉得是应该重新考虑对自己的定位了。

傅华信步走出了家,这里的压抑氛围不适合他冷静的思考,他需要换个地方。不知不觉,他走到了大庙一带,这里是海川市的旧货市场,时常有人在这里卖一些古旧书刊,傅华很喜欢在这里淘一些古书,是傅华在工作和服侍母亲之余,唯一一个可以透口气的地方。

由于不是周末,大庙里摆摊的很少,也没多少顾客,显得有些冷清。傅华习惯性的在几个有限的摊子面前逛着,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着书摊上的旧书。书摊上的书籍真假混杂,傅华看过几个摊子上的,没什么能引起他注意的,心中郁郁,便想离开,一甩眼,却看见在最后一个书摊上放着一叠巴掌大的线装书,便走了过去,伸手拿过来一本,只见封面上用小篆体写着纲鉴易知录,卷三、卷四第二册的字样,字迹古奥有劲,心里就有七、八分喜欢。

翻开封面、扉页,就看到尺木堂纲鉴易知录卷三的字样,蝇头小字,字画清晰,一看就知道是石印本。心里一喜,这是自己久闻其名的一套书,是清山阴吴承权编撰的通史,初刻于康熙年间,流传很广,很有名气的。

傅华拿起了全部的线装本,细细翻阅,发现这是光绪十二年的刻本,而且不全,缺失了第一本。虽然有所缺憾,傅华还是觉得这套书难得一见,决定把这套书买下来,便问摊主这套书多少钱?

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略显猥琐的男子,见傅华问价,伸出了两个手指头:“贰佰。”

傅华笑了笑:“不值吧,这书品相很差,又缺失了第一本,两百有点贵了,你说个实在价。”

老板看了傅华一眼:“你说多少。”

“五十我拿走,”傅华还价说。

老板说:“你杀的也太狠啦,这样吧,一百,不能再低了。”

这个价格跟傅华的心理价位基本差不多,他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了老板,拿起纲鉴易知录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年轻人,不要急着走,我们谈谈。”

傅华并没回过身来,继续往前走,身后那个声音又叫了起来:“说你那,年轻人。”

傅华这才意识到后面的人可能是叫自己,就回头去看,就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留着几绺长须,瘦瘦的老人正冲着自己笑,便问:“你是在叫我?”

老人锐利的眼神在镜片后扫了傅华一下,点了点头:“就是叫你。”

傅华自嘲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已经好久没被称作年轻人,乍听还真不习惯,我们见过吗,老师傅?”

老人摇了摇头:“我们不认识,只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一下。”

傅华这时已经注意到到了老人面前桌子上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了四个字:铁口直断。便知道这老人是做什么的啦,他向来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物不是太相信,就笑了笑说:“老师傅,我不信这个的。”

老人笑了:“年轻人,我不是想骗你的钱,我只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谈谈,没别的意思。反正你目下也没什么事情要去做,何妨陪我聊聊呢?”

傅华想想也是,现在就是回去,也只是回到了那个空洞洞的家,还不如跟着老人聊聊。他向来很尊重老者,就坐在老人对面坐了下来,笑笑:“老师傅,不知道你有什么指教吗?”

老人指了指傅华胳膊上带的孝箍:“不知是哪位尊亲离世?”

“家母。”

老人点了点头:“令堂虽然未享高寿,此时离世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看来她是病故的,而且是久病不治,我说得对吗?”

傅华惊讶地看了老人一眼:“您是怎么知道的?”

老人并未回答傅华,只是自顾地说下去:“你目下是不是有远行之意?”

傅华心里再次感到十分震惊,不错,他是想要离开海川市。傅华自幼丧父,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童年的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备尝艰辛;学成之后,母亲却又病倒了,他不得不留在海川,服侍母亲。因此他对海川更多的是苦难的记忆。现在母亲病逝,他对海川的最后一点留恋也没有了,正打算辞去秘书一职,离开海川呢。

傅华心里奇怪着老人是怎么看出自己的想法的,一边点了点头,确认了老人的猜测。

老人接着问:“能讲一下你准备去哪里吗?”

“北京,”傅华说。

“我们海川市地处东方,五行属木,帝京在我们的北方,五行属水,倒是相生之地,此去倒是很有利于你的发展。”老人捻着自己的长须,摇头晃脑地说。

傅华遍览群书,对于五行生克倒是知道一点,水生木,是五行中的相生关系,这一点倒不假。

虽然老人一上来就说中了母亲久病不治和自己将要远行,傅华还是觉得老人的话并没有什么新意,便站了起来说:“老师傅,你这里需要我付多少钱?”

老人笑了:“跟你讲不要钱了,你稍安勿躁好不好,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第二章

傅华只好再度坐下,笑笑:“老师傅,有什么话尽管讲吧。”

老人看了傅华一眼:“年轻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彻底了断在海川市的一切是吧?”

傅华苦笑了一下:“老师傅,就算我不想了断,海川也没有了可令我牵挂的东西了。”

老人摇了摇头:“年轻人,不要一时意气,虽然海川能够给你的美好记忆不多,可是这毕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的血液中流动着海川的气息,你就算走到天边,别人还是可能一眼就看出你是海川人。这又岂是你说断就断的。”

傅华苦笑了一下:“老师傅,你这么说岂不是自相矛盾?你刚刚说过北京很适合我发展,现在又说不能断了跟海川市的联系,真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去做。”

老人笑了:“这并不矛盾啊,你可以去北京发展,但是必须是立足于海川的基础之上。年轻人,你看到了那只风中纸鸢了吗?”

傅华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看去,见不远处的广场之上,几个学生正在放风筝,一直很大的蝴蝶风筝在学生的拉拽下正在广场的上空飞舞,十分漂亮,就点了点头:“我看到了。”

“你就是那只纸鸢,必须有一根海川的线牵着你才能飞得更高,否则你只会一败涂地。”老人眼睛幽幽的看着傅华,别有意味地说。

傅华不以为然地笑了:“老师傅,就算我想这么做,可也需要有这样的机会啊。可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机会肯定是有的,”老人神秘的说,“只是我也不清楚这个机会对你来说是好还是坏。机会之门即将为你打开,你会经历你人生当中从未经历的事物,权力、财富、美色这些都会一一呈现在你面前,而且唾手可得。你会为之而兴奋、为之沮丧、为之高兴、为之痛苦,……这一切就要看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啦。”

傅华看了老人一眼,越发感觉这老人是在故意搞得神神秘秘,便笑笑说:“是不是像佛祖所说的,成佛成魔皆在一念之间?”

老人点了点头:“是,皆在你一念之间。你千万别认为这一念的抉择是容易的事情,等到你真正经历到了,恐怕比杀了你都难。”

傅华笑了,心说这老头为了糊弄我几个钱还真卖力,竟然连杀头这样的话都会说出来,玩心上来,就问道:“老师傅,你说了这么多,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我下一步可能的发展方向?”

“亦官亦商,”老人说话的语气很坚定。

傅华越发觉得老人说的不靠谱了,这已经不是满清的时代,还可以有什么红顶商人,虽然也还有类似官商的国企,但国企更靠近于商人,其官的属性淡化了很多。再说自己目下根本就没有进入国企的打算,又何从谈起亦官亦商。

傅华心中认定老人是骗钱的了,越发没有了谈下去的兴趣,就说:“老师傅,你也费了半天口舌了,要多少钱可以说说啦,不然的话我真要走了。”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我说了不要钱的,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你如果想走,马上就可以离开。”

傅华笑着站了起来:“我真要走了?”

老人摊开了手:“随便,不过,年轻人,你的天资极高,希望你日后能好好琢磨一下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第二天,傅华的丧假结束回市政府上班,虽然昨天那位老者最终也没向他所要一分钱,但傅华还是觉得他的那套说辞是故弄玄虚而已,因此并没有打消要离开海川市的念头,反而这种心情更加强烈了,因此一上班就找到了曲炜,想要提出辞职。

曲炜见到了傅华,笑了笑:“回来上班了,嗯,神情还不错。”

傅华说:“我该为母亲做的在她生前都做了,现在她老人家已经去了,我再伤心也没什么用处了。”

曲炜点了点头:“你这话说得很有阮籍之风啊。现在既然回来上班,那就好好工作吧。”

傅华看了看曲炜:“领导,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这么多年您一直很照顾我,我在这里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等等,傅华,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味道有些不对啊?”曲炜诧异地看着傅华,敏感的意识到傅华话中有话,“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跟我说啊?”

傅华点了点头:“您也知道我是为什么回海川市的,现在我母亲已经去世了,我觉得也是我离开海川市的时候了。”

“你想干什么?傅华,我们相处也有八年了,就一点情谊没有?你怎么说走就要走呢?”曲炜有些急了,这些年他是得了傅华很大助力的,傅华不仅是他的文胆,也是他的智囊,在很多关键时刻,傅华的建议中肯到位,让曲炜得益匪浅。他当然不舍得这个有力的助手离开自己。

傅华苦笑了一下:“领导,我知道这些年您一直很赏识、很照顾我,我这个秘书说实在的做的很不到位。”

确实,曲炜考虑到傅华家里有一个病卧在床的老母亲,有时候就会自己担当起一些本来是秘书承担的工作,好让傅华多一点时间照顾母亲。这也是傅华自感到幸运的一点,他遇到了一个很好的领导,心里对曲炜是十分感激的。

曲炜有些不满:“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离开?”

傅华说:“可是做秘书不是我的志向。”

曲炜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进政府做秘书,无所谓啊,我早就想把你放到下面锻炼一下啦。现在你母亲去世了,你也没了牵绊,正好放手干一番事业。我可是看好你的。”

傅华苦笑着摇了摇头:“抱歉啊领导,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海川给了我太多苦涩,在这里我总觉得压抑。”

曲炜挠了挠头,他也知道傅华在海川市过得并不愉快,尤其是婚姻方面。傅华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如果没有病卧在床的老母,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争着要嫁给他。但不幸的是,傅华的老母亲是现实存在的,而他又事母至孝,一直坚持要把母亲留在身边奉养,不肯将她送到敬老院去。这就让很多女人对傅华敬而远之了。曲炜也曾亲自出面为自己这个得力的助手做媒,但最后都因为这一点而没有成功。一晃傅华都成了大龄青年了。

不过,曲炜觉得现在傅华的母亲已经去世,这个对傅华婚姻最大的障碍已经去掉,如果再加上自己市级一把手的威势,解决女人这个问题不会太难,就笑着说:“傅华啊,我知道这些年你在女人方面是受了一点挫折,不过现在你母亲已经去世,你再找对象应该不成问题,说吧,有没有看好的,有的话告诉我一声,我亲自出面给你做媒。”

傅华淡然一笑,原本他肯接受相亲这一类的安排,是想找一个说得过去,同时又能伺候母亲的女人,重要的是他是为了母亲着想才接受相亲的,现在母亲已经去世,他就更没有了接受相亲的理由。

傅华说:“这方面大概需要缘分吧,我现在一个人习惯了,也不着急。”

曲炜看了看傅华:“看来你去意已决了?”

傅华说:“对不起领导,您是一位很好的父母官,按说我应该留在海川,可是这里实在让我感到压抑,我不得不离开。”

曲炜问:“你有去向了吗?”

傅华说:“我想去帝京。”

“去帝京做什么?”

“我目前还没有想到,我想先去帝京,找找我京华大学的老师和同学,然后再定夺。原本教我的张凡老师很欣赏我,当时想要留我读他的研究生的。”

“胡闹,你什么谱都没有,贸贸然去帝京干什么?你要不知道帝京那是繁华之地,一举一动都是要花钱的,你一旦扑空,在帝京要如何生存?傅华啊,你想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吧?”

傅华苦笑了一下,虽然曲炜说话的口吻饱含指责,但他知道曲炜这是关心自己才这么说的,确实自己急于逃离这里,行事有些草率了。

傅华说:“这我没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在帝京不会吃不上饭的。”

傅华之所以心中有底,是因为他知道他京华大学的几个同学在帝京发展得还不错,自己去投奔他们吃口饭应该不成问题。

曲炜还是不舍得放走傅华,他劝说道:“傅华啊,你在海川也是经营了八年,你舍得就这么抛弃吗?而且有我支持你,你尽可以在海川放开手脚大干一番,这里同样可以做出一番事业的。”

傅华说:“我知道在你的支持下,我在官场上的发展肯定顺风顺水。但你应该了解我这个人,我喜欢做事胜于做官的。”

见傅华说道喜欢做事胜于做官,曲炜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个既能把傅华留在身边,又能让傅华达成心愿的去处,只是这是一个在海川出了名的麻烦所在,而且事务繁杂,几任主官都没有把这个地方给搞好,怕傅华未必肯接受。请将不如激将,自己激一下傅华试试,便笑了笑说:“傅华啊,我这里倒有一个职务很适合你目下的想法,是个做事胜于做官的去处,只是我怕你会挑不起这个担子啊。”

傅华笑了,他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不相信还会有他搞不好的地方,就问道:“什么地方啊?”

“海川市驻京办事处。”

傅华还真楞了一下,这确实是一个比较麻烦的去处。


未完待续...,关注公众号:都事有说 ,继续阅读...

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一章】跳转微信继续阅读哦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