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有些呆的小伙,竟然是医术高强的村医,美女芳心暗许...


来源:今日热点
3月23日
七月的晌午,正是一年中最为酷热的日子,知了在路边的梧桐树上有气无力的叫唤着。 牛Y县汽车南站。   一辆开往牛Y县莲花乡的破旧中巴正要发动,闷热的车厢里坐满了人,牛Y县是川西的一个贫困县,莲花乡又是牛Y县下面最穷的一个乡镇,一天只有这么一趟车,而且车子是从其他乡淘汰下来的老古董,车厢里没有空调,在烈日下闷得好像蒸笼一样,戴付眼镜能瞬间起一层雾。   不过就算酷热难当,中巴车仍然迟迟没有发动,驾驶员兼售票员在门口扯着喉咙喊道:“莲花乡,去莲花乡的还有没有嗦?”   “热死了噻,还不走!”   “俺娃儿都快中暑喽,走吧走吧。”   “都坐满了,还不走,眼珠子都掉钱眼里了。”   车厢里响起一片呱啦呱啦的声音。   驾驶员见实在没人上车,才有些不甘心的嘀咕了几句,往车上走,一边走一边不耐烦的吼道:“好了嗦,就走了,喊啥子喊。”   驾驶员刚刚启动车子,便听到一道淡雅的声音响起:“等等,司机师傅,我去莲花乡。”   “好嘞!”驾驶员立刻打开车门,很快,他张着的嘴巴合不拢,有些呆呆的看着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上来。   这是一个身高至少有一米七的女人,秀气的峨眉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深邃动人的眼睛藏在眼镜下,乌黑的头发简单的盘在脑后,光滑细腻的肌肤,胸前的雪白真丝衬衫绷得很紧,英气中不失冷艳,性感中又带着一丝淡淡的威严,只要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心底都会生出一股征服她的欲望。   这女人一走进这破烂的车厢,就好像一只天鹅落入了鸡棚里一样,格外的格格不入。   也让整个车厢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她,原来有些嘈杂的车厢居然安静了几秒钟。   沈月蓉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其实刚刚上车她就有些后悔了,她没想到去莲花乡的车子居然这么破旧,而且车厢里不但闷热无比,还有各种鸡鸭,脚臭,汗臭的味道拥挤在一起。   不过沈月蓉很快就将下车的念头扔掉了,自从决定摆脱家族的安排,跑到这个穷乡僻壤从基层做起,她就决定忘掉自己的女儿身,不怕吃苦受累,这也是她没有通过*护送,自己偷偷前往莲花乡的原因。   沈月蓉往车厢后面走去,去莲花乡有好几十个公里,而且据说连路都没有完全修好,她可不想站着过去。   很快,她就发现车厢早已经坐满了。   如果说勉强还能找出一个位置的话,只有最后一排一整条的椅子上坐了三个人,一个精瘦的光头青年坐在窗边,穿着廉价的T恤短裤,头皮泛着青光,脸上有一条刀疤,让原本有些清俊的脸庞多了几分煞气。   光头青年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感觉到沈月蓉的目光,他微微抬起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艳,但很快又收敛下去,转头看了看拥挤的车厢,他朝沈月蓉微微一笑,屁股往旁边挪了挪,露出一个靠窗的空位。   如果有可能,沈月蓉并不想坐在这个光头青年的旁边。   她是混迹*的人,见识不同一般,精明的目光让她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光头青年应该是刚刚刑满释放,身上还有很多刚刚出狱的特征。   而且光头青年虽然让出了一个位置,可那个位置依然很狭窄。   就在沈月蓉有些犹豫的时候,车子发动了,沈月蓉晃了一个趔趄,这车厢里连个扶手都没有,她无奈的移到最后一排,朝光头青年说了一声谢谢,擦着他的身体小翼的挤进去坐下。   尽管沈月蓉很小心,不过空间有限,她不可避免的和光头青年身体有了一些身体接触。   车子启动起来。   随着车子的晃动,沈月蓉不时的摩擦着光头青年大腿。   让沈月蓉涌起一丝难言的羞耻。   身为沈家的女人,她还没有这么紧紧和一个男人贴着坐过。   唯一庆幸的是她今天穿了长裤,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熬过这漫长的一路。   令她略感意外的是这个明显才出狱不久的光头青年居然没有趁机占她的便宜,尽量收拢着大腿,拿起手中的书看起来。   原本她还在想要是这青年敢有一点逾矩的动作,她就站起来狠狠喝斥他一番,再将他赶下车的。   车厢里闷热无比。   很快,沈月蓉的额头就冒出一层细细的汗,身上也多了许多黏黏的感觉,她拿出一包纸巾不时的搽一下脸上的汗水。   倒是大腿上传来一丝凉意让她在这极度的闷热中有了一丝舒爽。   她低头看去,那一丝凉意正是光头青年的大腿上散发出来的,在这种极度闷热的环境下,光头青年脸上居然连一丝汗都没有,身上还散发凉意。   沈月蓉心中惊讶怎么可能,这种大热天不出汗除非是那种极度虚弱的病人吧,这青年怎么看都极为健壮,眼神也很亮。   她心里古怪,便多注意了几眼光头青年,很快,她发现了一个更吃惊的情况,这青年手里拿着的居然是本全英文的著作。   如果她没看错,这是一本亚当.斯密著的《国富论》。   一个全身上下加起来不会超过五十块钱,而且是刚刚出狱的青年正在看英文原版的《国富论》,如果不是她眼花了,那肯定就是这个青年在装逼。   沈月蓉暗中摇头,年轻人还是不踏实,拿本《国富论》,你不如拿本英文小说别人还信一点,再说,在这种车上,能认出《国富论》的除了她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   正当沈月蓉心里暗自鄙视这个青年的时候。   一阵尖锐的啼哭声传来。   坐在光头青年另一旁的是一个抱着婴儿的女人。   啼哭声就是婴儿发出来的,女人哄了几句,婴儿的哭声却越来越大,她又嘟囔了几句,解开劣质的化纤衬衫,开始给婴儿喂食。   沈月蓉看到这一幕脸颊发烫。   这些乡下妇女们怎么一点不害羞的,就这么众目睽睽下奶孩子。   她目光一撇,目光露出不耻之色。   坐在她旁边的光头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国富论》放下来了,眼睛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无耻之徒!   沈月蓉十分鄙夷,这光头青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还拿着本《国富论》装逼,现在便露出本性了。   这都要偷看,真当是不要脸至极。   她用力拍了一下光头青年的肩膀,狠狠瞪了他一眼。   沈月蓉出身高贵,长期混迹*,那一瞪极有气势,一般的人要是被她瞪着都会心虚低头,可是,青年回过头疑问的看了她一眼,见沈月蓉没说话,青年又转过头继续盯着少妇。

第2章

沈月蓉差点气坏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耻之徒,不但无耻,而且脸皮厚到了极点,她都这样瞪他了,居然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偷窥。 原本她还想给光头青年几分脸面,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喝斥他。   谁知他如此不知羞耻,那也怪不得她了。   沈月蓉脸色一冷,便要站起来斥责青年。可是这时候,少妇怀里的婴儿哭的越发的厉害了,不断甩着脑袋,嘴里的奶也大口大口吐出来。   沈月蓉发现这情况,虽然她不是医生,但也觉得不对,连忙道:“大姐,你小孩是不是生病了?”   看到婴儿的脸色逐渐发紫,少妇的脸色也慌张起来,喊道:“伢儿,伢儿,你怎么了?”   光头青年这时候道:“大姐,你的孩子是中暑了,而且可能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有些食物中毒了,你中午是不是给他吃过别的东西?”   “我没给他吃啥啊,就给他吃了个李子。”少妇惶急的说道。   “那应该就是李子的问题,可能李子上有残余的农药,虽然大人吃了没事,可是小孩的身体弱,肠胃没发育好,很容易引起食物中毒。”   “你确定?”沈月蓉有些怀疑的看着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点了点头:“有八成可能。”   “不管是不是,赶紧送医院吧。”沈月蓉站了起来,喊道:“司机师傅,你调个头,去县医院,这里有个小孩生病了。”   司机说道:“我这都出城了,大热天的往回走,我答应车上的人也不答应啊,到乡卫生院去挂瓶水就好了。”   车厢里响起一片不满的嚷嚷声。   要不是看沈月蓉长得漂亮高贵,估计有人就骂开了。   沈月蓉有些恼火,说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小孩要是病坏了怎么办?”   “啥子病坏哦,我看就是发痧了,乡下人没这么金贵,扭两把痧就好了,这大热天的,折腾啥子,赶到医院还多花钱,让我来。”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卷了卷衣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就要上来帮手。   沈月蓉知道扭痧是一个治疗中暑的土法,可扭痧一般大人都痛得受不了,何况是一个还在吃奶的婴儿。   何况这小孩的病因还不一定就是中暑。   她有些生气了,这些乡里人太不把小孩的性命当回事了。   正当她想亮明身份的时候。   旁边的光头青年伸手拦住了要给婴儿扭痧的大妈,说道:“大妈,我是医生,让我来吧。”   “你是医生?”大妈有些悻悻的收手,狐疑的看着光头青年,似乎是没有让她发挥的机会感到可惜。   “你把医师证给我看看。”   沈月蓉也怀疑的看着光头青年,心说你这样子是医生,狱医吧?   光头青年微微一笑,露出八颗光洁的大白牙道:“没证,村里的,赤脚医生。”   尽管沈月蓉很怀疑光头青年这个赤脚医生的水平,不过少妇已经像抓到救命稻草般,急忙把小孩递给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解开小孩的衣服,伸出两指快速的在小孩的胸腹部点了几下,然后手在上面推拿着。   片刻后看了看小孩的脸色,朝旁边道:“谁有塑料袋?”   “我这有。”沈月蓉刚好用塑料袋提了几个水果,她连忙把水果拿出来,将塑料袋递给光头青年。   也不见光头青年如何用力,小孩一下子翻了过来,趴在他膝盖上,光头青年接过塑料袋快速往小孩嘴下一递。   婴儿哇的吐出一大口腥臭的东西,里面是一些李子的残骸。   等婴儿吐完后,光头青年将婴儿转过来,手在中指上轻轻捻了一下,一根细长的金针抽了出来。   沈月蓉也没看清光头青年是怎么抽出金针的。   见光头青年要动针,她急忙道:“你真的行吗?”   光头青年并没吭声,而是急速的将金针插入婴儿胸口一个穴位,以极为细小快速的频率抽插起来,随着光头青年的抽插,婴儿原本涨得发紫的脸色在快速的消退,恢复正常,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消失了,过了一会,竟然闭上眼睛酣睡起来。   光头青年将金针取出来,又将小孩还给少妇道:“好了,毒素我已经清掉了,体内的燥热我也帮他排掉了,以后尽量注意不要给小孩吃生冷食物,以免中毒。”   “大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少妇感激涕零。   光头青年摆了摆手,随意的坐下来,然后拿着那根足有九寸长的金针往中指上卷,很快的卷成了一个戒指的模样,在针尾还有一个小小的骷髅头。   沈月蓉有些好奇的看着光头青年卷针,她也见过中医里的金针,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而且这青年居然将金针弄成戒指模样。   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针,还有你的医术很不错,你真的是医生?”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光头青年慢悠悠的说道,答非所问。   沈月蓉听到光头青年的话,愣了一会,才噗嗤一声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还惦记着她刚才怀疑他不行的事,真是小气。   沈月蓉白了他一眼,不过她心里真的对这个光头青年产生了一丝好奇,一个看起来明明像是刚出狱的劳改犯,却拿着英文原著的《国富论》在一辆破中巴上阅读,还有一手相当高明的医术。   看到光头青年悠闲的又拿起那本厚厚的英文原著看起来。   沈月蓉不禁怀疑起自己莫非已经没有魅力了,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微妙,在燕京这么多年,她已经记不清遇到过多少觊觎她美貌和家世的狂蜂浪蝶,正是因为见过了太多圈子里恶心的东西,还有唯一的一次恋爱失败,导致她怀疑自己得了厌男症了,可人就是这么怪,当她第一次发现自己主动和一个男人搭话居然没有引起热情回应后,心里又有一丝说不清的憋屈和不服。   当然,这不代表她对光头青年有了好感,或者犯了花痴。   很快,已经混迹官场数年的沈月蓉扔掉了那一丝不该有的情绪,自失的一笑,自己还是没有历练够啊,居然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自己以后就是莲花乡的乡*了,这青年应该是莲花乡的人,如果真的是个人才,说不定她可以挖掘一下。   她恢复了心态,主动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沈月蓉,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光头青年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着沈月蓉,他很奇怪沈月蓉居然会主动来认识他,他刚才并非故意装作冷淡,也不是对沈月蓉这样既高贵又冷艳的大美女毫无感觉,他又不是太监。   只是几年的监狱生活和人生的遭际,早就让他明白什么是现实。   所以他也不想自讨没趣,萍水相逢,何必去惹人嫌,自降身份。   谁知道这个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冷艳美女抽了什么风,居然主动来问他名字。   看着沈月蓉像黑玉般深邃的漂亮眼睛,微微的失神后,光头青年也伸出手,握住了一团温软的小手,说道:“我叫龙小山,认识你很高兴。”

第3章

“龙阳村?”听到龙小山说他家在龙阳村,沈月蓉的脸上露出一道异色。   “你知道龙阳村,你也是莲花乡的?哪个村的?”龙小山问道。   “哦,我就是乡里的……”沈月蓉有些含糊的说道。   她之所以知道龙阳村,是因为在去乡里前她已经做了很多功课,而且龙阳村在莲花乡很有名,听名字阳刚气十足,却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寡妇村。   因为龙阳村男丁很少,又经常出意外,导致龙阳村里阴盛阳衰,没多少男人,村子就更穷了,是莲花乡最穷的村子。   牛Y县是贫困县,莲花乡是牛Y县排名倒数的乡,龙阳村在莲花乡里又是最穷的,可见这村子有多穷了,据说村子里连电都没有完全通上。   龙阳村的扶贫工作也是她这次圈定的重点项目之一。   所以听到龙小山是龙阳村的人,沈月蓉打算多问点情况。   不过在沈月蓉问到龙阳村的近况时。   龙小山脸上浮现一丝不自然,说道:“我刚出狱,村里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沈月蓉暗骂自己没眼力,刚才都看出龙小山很可能入狱过,居然还问出口,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不过她也没想到龙小山这么“实诚”,稍微撒两句谎不会吗?   沈月蓉正想说两句话挽回下尴尬的气氛。   吱嘎!   中巴车一个急刹。   车门打开,三个身上纹的乱七八糟,穿着花衬衫,人字拖的青年骂骂咧咧的走上来。   三个人一走上来,车厢内立刻安静下来。   这三个青年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上来就在司机的脑袋上拍了几下,一看就是地痞流氓,让中巴车里的人纷纷低头,不敢看这三人。   “我草,这什么破车,贼***臭!强哥,咱们下去吧。”一个染着红毛的青年捂着鼻子叫道。   走在最前面那个满脸横肉,看起来至少有一百八十斤的大汉哼道:“下你妈,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不是你开的***车抛锚了,老子要坐这破车。”   强哥热的满身大汗,心头火起。   另外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在车子里看了一圈,眼睛猛的一亮,盯着最后一排靠右窗的位置。   “强哥,强哥,你看那个妞,正点不?”鼠眼青年兴奋的拍拍强哥的肩膀。   顺着鼠眼青年的指点,强哥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沈月蓉,立刻吞了一大口口水,暗道我的乖乖。   这破中巴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大美女。   就是县城第一美女黑百合也最多不过如此了吧。   而且这个大美女比黑百合身上更多了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味道。   让强哥恨不得立刻压在她身上撕掉她高贵的外衣,狠狠的蹂躏她。   强哥的脸上露出一丝猥亵的笑容,带着两个小弟,忙不迭的往车后面走去。   看到三个流氓混混往自己走过来,眼中带着色眯眯的光芒,沈月蓉的眉头一皱,不过她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会因此就慌了神。   三个人走到最后一排,强哥使了个脸色,那两个小弟立刻瞪着沈月蓉前面一张双排位上两个人,吼道:“你们两个还不滚开!”   那两个人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看到两个凶神恶煞的小混混早就吓破胆了,见两个人吼他们,急忙低着头站起来,让出位置。   两个小混混占了位置,倚靠在椅背上,嬉皮笑脸的盯着沈月蓉的前胸。   夏天的衣服都比较薄,而且因为出汗的缘故,已经透出了一点春光,被几个小混混毫不忌讳的盯着自己,沈月蓉心里也涌起羞怒,她屈起手臂,抱住自己的胸口,冷冷道:“看什么看?”   “哟,还是个小辣椒,眼睛长在哥哥脸上,你管哥哥往哪儿看呢。”   两个小混混听到沈月蓉的怒斥,不但没有一丝羞愧,反而嘻嘻哈哈的笑起来,目光更为的放肆。   强哥则把眼睛移到沈月蓉旁边,也就是龙小山坐的位置,他微微咦了一声,他都站到龙小山面前了,龙小山坐在那里连头也没抬。   不过强哥也是混社会的,看到龙小山的青皮头,还有脸上一道疤痕,立刻知道这位也是进过局子的。   要是往常的话,强哥也犯不着和一个进过局子的“同道”冲突。   不过今天他是彻底被沈月蓉迷住了。   如此极品的大妞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的,就算碰上了,也不是他有资格玩的,这大妞既然坐这种破车,肯定没啥背景,他岂能放过。   “哥们,让个座呗。”强哥盯着龙小山道。   龙小山缓缓合上手里的书本,抬起头看了一眼强哥,和另外两个虎视眈眈的小混混,说道:“这里没座了,你们找别的座吧。”   沈月蓉有些惊讶和感激的看了一眼龙小山。   没想到龙小山这么够意气。   这三个小混混明显来者不善,龙小山和她萍水相逢,一般人的话早就躲都来不及了,龙小山居然敢顶回去。   “草你妈,识相点赶紧滚,别他妈以为你剃个光头就充硬茬子,知道我们强哥是谁吗?”红毛和鼠眼青年指着龙小山叫嚣起来。   “哎!”强哥挥了挥手,止住了两个手下的骂声,淡淡道:“哥们,刚从里面出来吧,给强哥一个面子,以后在牛Y县有什么事都可以找强哥。”   龙小山歪着头,忽然缓缓站了起来。   沈月蓉看到龙小山站起来,心里不可避免的涌起一丝鄙夷和失望,这家伙还是屈服了,虽然是人之常情,可是龙小山在她心里的印象分也直线下跌。   龙小山看起来精瘦,不过他站起来和强哥也差不多高,都有一米八左右,强哥看到龙小山站起来,心中一笑,他付强在牛Y县虽然算不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不过在道上也算小有名气,报出去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滚!”   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落在强哥的耳朵里。   片刻后,强哥看到龙小山那不屑的眼神,才惊觉自己耳朵没有出问题,龙小山站起来并不是要让位,而是要他滚。   强哥的脸瞬间阴沉下去,眼神闪过一道狰狞的凶光。   他毫无征兆的屈膝朝龙小山的下体撞去。   这一下又快又恨,他仿佛看到了龙小山鸡飞蛋打,倒地哀嚎的场景,心中闪过一道扭曲的兴奋。   不过他的膝盖还没碰到龙小山,一股巨大的力量冲撞在他腹部上,强哥感觉自己百八十斤的肉都飞了起来,从车尾一直滚到车头,撞在发动机舱上。   红毛和鼠眼都傻了。   他们老大那体型,被人一脚从车尾踢到车头,那还是人的力量吗?   看到龙小山看过来,两个人打了个哆嗦。   龙小山却飞快的伸手,抓住两人的脖子,将他们从位置上拎出来,一脚一个,同样踢到车头,冷哼道:“滚下去。”   沈月蓉看着龙小山挺拔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道异彩。   虽然她并不怕几个小混混,也并不喜欢好勇斗狠的男人,可是在被人威胁侵犯的时候,有陌生人愿意站出来保护她,让她心里涌起一丝感动。   而且,沈月蓉心里也有些愧疚,这是她第二次误会龙小山了,先前她误会龙小山是个偷窥的色狼,现在又误会龙小山是个孬种。 <

下一章:小农民的不凡

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请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后继续免费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7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9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