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周以前,养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原本并不平静的家里变得更加不平静了。

每天到了晚上,养父的房间里面总是能够传来女人的惨叫声。

嘶声裂肺!

但也让人费血沸腾,欲罢不能!

对于已经成年的我来说,怎么可能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呢?

甚至我还透过门缝,看到养父将那个妖艳的女人按在桌子上面,身体不断的挺动着,就连桌子都发出吱吱呀呀,不堪重负的声音。

白皙且修长的双腿,内八字姿势的趴在桌上,我甚至还能看到这妖艳女人双腿中间幽幽密林般的恍惚黑影。

响亮的巴掌身从房间里面传入我的耳中。

是养父再用巴掌打在女人如大馒头一般雪白、挺翘的双臀上,我能看到那雪白如牛奶般白皙的馒头慢慢的变成通红。

站在门外,我甚至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捕头,反而从内心深处泛起了一种病态的快感来。

甚至……

甚至……就连我自己,就想要亲自上去拍两巴掌试一试手感,是不是那么让人欲罢不能。

只是……我也清楚,这个女人相当的可怜。

她叫做杨玲,是红灯区靠出卖身体赚钱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养父用了什么办法,将她骗回了家里。

直到现在,依旧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

至于养父为什么会这么做?

那是因为养父有一段极其失败的婚姻,他的老婆跟人跑了,抚养了几年的孩子却是姓隔壁老王。

他渴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所以十六年之前,他在孤儿院收养了我。

但是,他并不喜欢我,甚至每次在外面喝了酒之后,回来就拿我出气,狠狠的打我。

那时候的我才两岁,一直被他打了十六年。

我帮他洗衣做饭,当小工挣钱。

我清楚的知道,他需要的不是儿子,只是为了弥补心灵上的那份伤痛。

毕竟我是收养而来,那份伤痛却无法弥补,他看到我,仿佛就看到了当年他养了数年隔壁老王的儿子一样。

对我就变得更加暴力起来。

他整日的游走好闲,没有正经工作,年龄又大,还离过婚,根本就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就算是有,也是年龄偏大,要么就是身体有缺陷,甚至脑子都问题的那种。

这些都是他的伤痛,他怎么能够接受?

所以,他绑架了杨玲,每天夜里都折磨这个可怜的女人,想要让她替自己怀孕,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房间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养父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鲁。

他一边挺动着身体,一边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言语。

突然,他的身体一阵颤抖,随后就倒在了杨玲的身上。

杨玲也感觉到了背后钳制力量的消失,此时她也浑身消失了力量,只能趴在桌子上,却不知这样却是将她双腿间的美丽风光更是凸显了出来。

我看的更是热血沸腾,那黑黝黝像是黑夜密林,隐隐约约间,似乎还能看到灯光下那闪烁的晶莹水珠,像是从喷泉洞口中喷出来的一样。

“求求你,放过我吧?”

杨玲浑身无力,只能无力的抽泣着说道。

她的脑袋无力的转动,看向养父,显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只不过此刻却是满面潮红,且布满了泪珠,看上去极为的可怜。

谁知养父却没有半分的联系,甚至一巴掌就扇在了杨玲的脸上,怒骂道。

“臭婊子,不给我生一个儿子,这辈子你都别想出门。”

说完,养父似乎也恢复了一点力量,一脸满足的拉上了裤子。

而这个时候。

他口袋里面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养父接通之后,骂了几句,然后就着急的准备出门。

我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敢继续在门口偷窥,急急忙忙的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密,我给你找了一份好工作,你收拾一下,晚点我回来接你。”

他对着我的门口吼了一句,就急急忙忙的朝外跑了出去。

我在房间里面没有吭声,心里却是忍不住骂了一句畜生。

他能给我找什么好工作,不把我买了都算不错了。

养父走后,我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养父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房间里面传来杨玲弱弱的哭泣声。

而我的脑海中,却是出现了刚才她被养父凌辱的画面。

那修长的美腿,如大馒头似的翘臀,还有那黑黝黝的黑夜幽林,还有晶莹如珍珠般的水珠……

这些画面在我脑海里面,像是放电影一样轮番上演,甚至我的身体都有些本能的抬头起来。

“妈的,男人真是下半身的动作。”

我钻进被子里面,尽量不去听杨玲的抽泣声,也不去想,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可是杨玲的哭声却是越来越大,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每次养父出门,都会用一块破布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求救。

曾经几次我徘徊在门口,想要进去看看,却一直不敢。

若是让养父知道了,肯定要被活活的打死。

“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

“哐当”一声巨响响起。

我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大响。

我脸色一变,立刻就翻身而起,从房间里面冲了出去。

顺着养父的门缝中看进去,就见杨玲从椅子上翻倒再地。

刚才养父做过那事之后,又急着离开,根本就没怎么整理杨玲的衣服,现在经过这一翻,更是让杨玲春光大泄。

我就看到躺在地上的杨玲上身的衣服已经翻卷到了胸口的位置,能够看到里面深深的雪白一片,隆隆的鼓起,像是两只大白兔。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她的下半身也是不忍猝读。

原本就破烂的裙子被推了上来,能够看到挂在大腿中间的白色蕾丝边。

甚至,还有那一抹黑色幽影。

不过这时候,我也来不及看了。

因为杨玲居然在寻死。

他竟然用手在玻璃茶几上面用力的划着。

不是在划绳子,而是在割脉。

我看到这一幕,也是被吓坏了,立刻就冲了进去,将杨玲抱在了怀里,将她拉过来。

我能看到杨玲眼神之中的怨毒,仿佛和我有深仇大恨。

她口中想要说话,我这才发现养父这次可能是走得急,竟然不是破布塞进了她的口中,而是杨玲自己的内裤,一件粉红色的蕾丝边。

顿时,我下面就有了反应,顶在了杨玲的身上。

“呜呜呜,呜呜呜……”

杨玲不断的挣扎,似乎还想要寻死。

剧烈的摩擦下,我下半身更是像是起火了一样,双腿间的那里,在杨玲的身上双腿上不断的摩擦。

此时,我才注意到,我和杨玲的姿势略有些不适。

她胸口显露出来的大片大片白皙的皮肤,闪的耀眼,白的令人炫目。

特别是那深邃的沟壑,更是恨不得让人埋入其中。

品尝其间的美味。

我强制让自己的目光转移,看到她手臂上面青一块,紫一块,更是心疼。

“求求我,救救我……”

杨玲嘴里很模糊的说着话。

我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因为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养父。

我若是放她走了,我的下场怎么样,我心里知道的清清楚楚。

我想要逃离这里,可是怀中的温软身躯却是像是黏在了我的手里一样,让我根本放不下手。

特别是刚才我太过激动,双手竟然都按在了杨玲的胸口上,立刻就感觉到手掌心中的柔软触感,还有掌心里面那像是葡萄般的坚硬感。

第2章

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接触过。

既觉得新奇,又有些害臊。

不过此时的杨玲却没有感觉到我占了她的便宜。

她整个心都是在央求我放了她。

可是我能放她吗?

根本不可能。

除非我想死差不多。

若是放了她,养父回来肯定要宰了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既是愧疚,又是自责。

整个脑子都是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

说罢,我就跑出了房间,甚至还把门反锁住了。

回到房间里面,我的心里依旧充斥着各种负面的情绪。

我书读的少,但我也清楚。

养父这么做是犯法的,可是我却真的没有勇气去反抗。

十六年!

整整十六年被养父支配的恐惧,让我活在了他的阴影之下,早就已经习惯。

我对他只有恨,还有恐惧。

他在外面有很多狐朋狗友,我的身体消瘦,拿什么去反抗?

我冷笑的坐在房间的床上,嘲笑着自己的武能。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是养父回来了。

“周密,换一身赶紧衣服,跟我出门。”

我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在衣柜里面找了一件去年买的一套衬衣。

换上之后,养父看了看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带着我出了门,上了一辆比亚迪,他坐在副驾驶上面,跟开车的光头男人吞云吐雾,聊得十分开心。

我听在耳中,听出了一个大概,心中顿时愤怒。

他竟然真的要把我卖了。

我的第一次还在,他要把我的第一次卖给一个女人。

此刻。

我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件商品,就这样被人买下。

我想反抗,但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反抗。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下车后看着周围都是一栋栋的独立别墅。

我知道,这一定是有钱人才能住的地方。

“傻站着干什么?跟着光头哥走。”

养父推了我一把。

我有些害怕的看着光头哥,他脸上有一条从额头顺着鼻翼到嘴边的狰狞伤口,像是脸上趴着一条蜈蚣,看起来既是恶心,又让人恐惧。

光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起来,扯动着脸上的疤痕,看起来更是恐怖。

“小子,这可是好事,等到事成之后,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我。”

我在心里咒骂光头全家女性,这特么的能够是好事?

我心里忍不住出现一幅画面,一会儿我见到的女人腰估计比水桶还要粗。

光头带着我走了约莫五分钟的路才来到一栋亮着灯的别墅门前,他拿出手机跟哈巴狗一样的打了一通电话。

很快,别墅外院的门打开。

光头推着我走在前面,一直走到客厅。

看着屋里的装修,只能用富丽堂皇来形容,这家的主人一定非常爱干净,屋里一尘不染。

只不过看样子,这房子很少有人住,没有一点生活气息。

我脱了鞋子,换上一双跟我脚一点都不合的拖鞋,我傻站在客厅。

楼上传来脚步声,我抬头看去,身体当时就僵住了。

漂亮!一个十分漂亮女人。

约莫三十五岁的年龄,身材跟皮肤保养的相当好,一身粉色的睡裙。可能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一张瓜子美人脸上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一双长腿笔直,如同一双没有缝隙的筷子一般。

胸前的饱满随着她下楼梯的步伐有节奏的起伏着,她走每一步,仿佛都牵动着我的心。

“噗通!噗通……”

这……难道是她要我的第一次?

可我发现,我身边的光头却一直低着头,甚至都不敢去看一眼楼上下来的女人。

直到女人走到我们身边,一阵茉莉般的清香袭来,她看了我一眼,仅仅一眼。

没有一丝表情,也没有说话。

仿佛我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一般。

这是一个高傲的女人,高傲到骨子里面的女人。

“梦姐,这就是我前几天给你说的那个……”光头低声道。

“一般,钱我会让人转给你,没事的话,就离开吧,别弄脏了我的屋子。”梦姐出声道。

光头尴尬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出了别墅。

光头走后,气氛变得十分尴尬,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

我甚至紧张到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怒气,刚才梦姐说我一般。

我想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评价都不会舒服吧。

我是一个人,虽然我长得一般,没本事没学历,但我也有自尊。

“让你做什么都知道吧?”梦姐突然出声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在车上听光头跟我养父说了,但我不是自愿的。

梦姐见我的样子明显楞了一下,随后说道。

“今天我是受孕期,我想要个孩子。如果你能做到,我不会亏待你。”

这尼玛!我怎么感觉跟网上那些骗子发的广告一样呢?

说什么老公无能,求一猛男实现当母亲的梦想,事成之后几百万答谢。

要不是现实发生在我身上,我根本不会相信。

梦姐长得这么漂亮,她如果要找个男人,起码得排队好几里。

为什么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呢?而且还选择我?许多的疑问在我的脑海里面出现。

“我也不强人所难,你如果不愿意,转身离开就行了。”

“我……”我看了一眼梦姐,很快收回眼神。

梦姐长得真的很漂亮,说不愿意,我真说不出口,毕竟我也是一个成年的男人。

无数个夜晚也会偷偷躲在被窝里面拿出手机点开一个澳门金丽人在线发牌的网站。

看着里面男女的画面自己跟着“互动”。

可是以这种形式失去自己的第一次?

呵!我觉得有点可笑。

七尺男儿,却要把自己的第一次卖出去。

可一想到自己当下的生活,整天活在养父的恐惧中。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想要逃离现在的生活。

没有钱,我怎么都逃离不了。

我心一狠,大声问道。

“你能给我多少钱?”

梦姐又楞了一下,随后伸出一根纤细好看的手指。

“一万?”我有些激动的问道。

“不,十万。只要我怀孕了,就给你十万,今晚之后,我会给你五万预付金。”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个条件,能不能直接把钱给我。”

梦姐答应了下来,这也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怕梦姐把钱给了我养父,到时候我一分钱没有,我还会过着原来的生活。

只要我拿到这十万,我就离开那个禽兽,出去独立生活。

哪怕进工厂上班,偷电瓶车维持生活,我都不会再跟着他了。

谈好之后,梦姐带着我上了楼上的卧室。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清香,像梦姐身上的味道一样。

梦姐指了指浴室,让我自己去洗澡。

我点了点头,进了浴室,我一边洗,一边从模糊的玻璃上偷看梦姐。

她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显得十分冷静。

而我的心,跳的十分厉害。

曾一直幻想着自己的第一次会给一个漂亮的女人,到今天,终于要实现了吗?

我用力的搓着身上,虽然不脏,但就希望洗的干净一些,恨不得搓掉一层皮。

洗干净之后,我围上一条白色的浴巾,脚步十分沉重的走出了浴室。

梦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我站在原地,身体就跟灌了铅一样。

梦姐关掉电视,把灯也关了一些,只剩下床头灯。

屋里瞬间变得安静起来,也变得有些昏暗。

不过我还是看见了梦姐的脸上升起了两片红晕,看起来更加的迷人。

她朝着我招了招手,我大步走了过去,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我坐在床边,跟梦姐面对面的坐着。

她看着我,细如蚊声的说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

虽然在手机上看过,但要真的去实践,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做。

“噗嗤!”梦姐看我脸红的样子,竟然笑了出来。

她笑起来真好看,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一时间我觉得,能把第一次给她,也不算亏吧。

梦姐脱掉鞋子,躺在了床上,一双可爱的小脚十分白皙。

我慢慢的坐了过去,看着那修长的大腿,我的手颤抖的伸了过去。

我的喉咙处不停的蠕动,狂咽口水,这还是我第一次触碰女人。

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杨玲的画面。

那些画面刺激着我的身体,像是激起了我内心的一头猛兽。

“我……我可以摸一摸吗?”我很小声的问道。

梦姐挪了挪身子,她靠在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道。

“今晚,我就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

我身体一僵,然后猛地把手伸向了梦姐的……


未完待续,关注看<我们的精彩故事......>

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一章】跳转微信继续阅读哦 ↓ ↓ ↓ ~